进入东风中路越秀城市广场,记者在南大10楼广州公证处办证大厅听到“不和谐之声”。经过了解后,发现这对兄妹正在为如何提供证据继承父母的房子而“激烈争吵”。此时,广州市公证处主任魏正在办证大厅值班,他赶在噪音平息前做了一些“安抚”。

“不时有人想证明 他妈是我妈 ”

广州市公证处高级公证员表示,有必要证明“你的母亲就是你的母亲”

这是一次与记者的偶遇,但魏表示:“社会对公证工作没有一个全面的了解,高分贝往往是由误解造成的。”

记者在一号接待室看到一位端庄美丽的女公证人,她正在接待前来申请证书的客户。她的言行与她的言行一致,但她没有失去尊严。她叫小轩,是广州市公证处的高级公证员。

自1980年以来,小轩在公证行业默默工作了35年,承担了大约10万份公证工作。谈到公证,她总是有一种冷静和决心。这项工作不仅能解决冲突,还能防止争端。可以说,挑战和舒适并存。

然而最近,她感到有点“委屈”,不仅是为她自己,也为所有的公证人。“有时,有些人试图证明他的母亲是我的母亲,以欺骗转让房子的所有权,所以有必要证明你的母亲是你的母亲。”

文/涂:新快报记者

社会上不了解公证工作的声音越来越多

小轩是广州第一批公证人员。当时,公证仍处于手工复印、印刷和油印阶段。每个单词都必须清晰准确。20世纪90年代初,公证正式进入“计算机时代”,这是当时第一个使用计算机的单位。

“当我周围的许多人对电脑一无所知时,我已经掌握了五笔打字技能。”小轩自豪地说,“在那个时候,这是相当时尚的。”

在小轩的记忆中,当时公证人的人数没有现在多。除了遗嘱继承和房屋转让等公证之外,最常见的公证形式是出国。当时,公证人和当事人之间的关系非常融洽,一旦公证完成,小轩经常成为朋友。直到今天,小轩仍然和他遇到的朋友保持联系。

但是渐渐地,越来越多的社会声音不理解公证工作。由于公证有法律程序和操作程序,许多公证员被这么多不可理解的声音弄得困惑不解。就在上个月,为了让公证员更好地调整心态,广州公证处还开设了公证员心理辅导课。

公证人必须是书记员、调查员、审计员和其他多重身份

与普通公民的理解不同,公证人不仅为当事人提供证明材料的鉴定和公证,还做询问笔录、实际调查和签发证书。

“公证的工作不是坐在办公室里给文件盖章。公证人必须是书记员、调查员和审计员。”小轩说。

更多时候,公证人需要从一条街走到另一条街去调查需要公证的事情。他们需要去为当事人出具证明的单位或者去街道、居委会等。来验证它们。一旦他们知道的信息与证书的内容不一致,他们还需要让证人回来询问笔录,希望当事人能说出真相。如果真的没有结果,那就要依法驳回。

“有时它被故意藏在这里,有时连当事人自己都不知道。”小轩说,这样的例子经常发生在公证处。例如,当儿子用父亲的死亡证明处理财产转移时,他还需要证明他是已故父亲的独生子。然而,根据他提交的证明,当公证人将文件移交给该男子的父亲的公司时,他发现该父亲已经再婚两次并有其他子女。

“因此,公证员必须严格审核每一份公证,以反映公证的严肃性、真实性和合法性,并进行公证

2011年的一天,一名中年男子(客户)找到了小轩,自称是美国一名华侨女子的代理人。马的父亲马某(以下简称:业主)在美国去世,死后留在广州老城区的一所房子里。现在马委托她对房子的继承权进行公证,并有权出售房子。

当事人向小轩提供了马女士的护照复印件、在美国的委托书和声明书、失主妻子吴某的死亡证明和失主原籍国的证明。

仅根据以上提供的信息,内容和形式完全符合认证要求。

但是小轩没有立即处理。基于多年的办公室经验,她对这些看似真实的文件和陈述表示怀疑。

就像一个侦探在调查一个案子,她一层一层地推进这个“案子”。

“该房产的主人是广东开平的一个农村人,他是台山人,生于1992年。据我所知,当时泰山人认为男人比女人重要的封建思想更为严重。根据当地的习俗,儿子只能继承他们的家庭,所以在他们愿意之前有一个男孩是必要的。此外,当时没有独生子女政策,一般人会有两个以上的孩子。因此,主人只有一个女孩,没有其他孩子。我认为这种可能性非常罕见。”

“继承人去世近40年后,委托他人申请继承公证。如果他的家庭成员都这么简单,很容易做到,为什么要推迟到现在呢?”

“双方提供的支持材料已经准备好。包括证人的签名和镇政府、村委会和当地侨务办公室的印章。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,都符合搬运要求。他一定已经商量好了,准备好了。”

基于以上三个疑点,小轩首先致函广东省开平市的一个镇政府、侨办和村委会,核实上述证件的真实性。很快,他们回复了,但都证明了上述证书是他们签发的,内容是真实的。目击者是村里的两位老村民。

当程序来到这里时,总公证员可以为当事人出具公证书。然而,小轩仍然不放心,坚持自己制定的原则,“即使是最小的怀疑也不放过”,并决定到农村进行实地调查。

于是,她和她的助手写了一封介绍信,一个接一个地走访了相关单位,但他们得到了相同的答复。直到找到两个证人,事情才扭转过来。

当她找到其中一个证人,——村的一个老村民,详细询问了业主的家庭成员,并开始和他做谈话记录,告诉他相关的法律规定时,他支支吾吾地说。

在小轩的一再劝说下,老人说出了真相。

业主早年定居美国,于20世纪70年代去世。他有三个孩子(一女两子)。两个儿子都死在美国,但据说两个儿子都结婚了。这些内容是在村子修改家谱时记录下来的。她作伪证的原因是马女士的代理人来找过他。如果她说主人有三个孩子,进行遗产公证会很麻烦。在美国,她必须提供很多信息。她希望她能与主人合作,说主人将有一个女儿,没有其他孩子。她也给了他一些好处,并说这是为了方便。然后她会卖掉房子,把钱给其他继承人。

“好险啊!”现在回想起来,小轩仍然会哀叹,正是这些反复出现的成就让她在这个位置上坚持了35年,并让她乐在其中。此外,她不仅被自己感染,还被跟随母亲来到公证处的儿子感染。”他也选择了成为法人,现在是一名律师.”谈到儿子的职业生涯,小轩非常自豪。“当他的儿子第一次开始工作时,他向我咨询了很多,但现在他变了……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