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架舰桥飞行架,子弹。那一年,抗日老兵李·率领队伍冲破敌人对怒江汇通大桥的封锁,用生命守护着祖国西南的交通和物资供应。

今年96岁的抗战老兵李明生

96岁的抗战老兵李·

生死运输线

在乌鲁木齐的一栋旧住宅楼里,住着一位老人,名叫李·,今年96岁。他又瞎又聋。他每天买食物,做饭,锻炼身体。没有人知道他实际上还有另一个身份——一个穿越西南生死线的抗日老兵。

上海沦陷于1937年11月12日。就读于上海市清心中学的李17岁参军。

李加入了当地的抗日救世军。他与敌人作战,并转移到许多地方。他的父亲也参军了。他在战场上牺牲了,为他的国家陷入了困境。

根据李·的记忆,国民党缺乏武器弹药,需要外国的补给。当时,有三条路线运输货物到中国:苏联,越南和缅甸。

苏联供应有限,菲律宾被占领后,越南的运输线路被迫中断。因此,缅甸的路线尤为重要,成为西南地区抗战的交通“生命线”。

东南亚华侨陈嘉庚先生积极组织华侨抗日。1000多名华侨机械师来到西南。国民党设立了西南运输局,总部设在昆明。当时的连长李·被分配到华侨先锋运输队担任中队长,每天穿梭在滇缅公路上,负责从柴田和腊戍到缅甸的物资运输。

由于滇缅公路狭窄,交通条件差,这座山随时都会坍塌。每次公共汽车启动,都会增加10辆材料车和一辆行李车。如果发生滑坡,在现场烹饪,然后修复线路。这是一条通往死亡的道路。不仅敌人被包围了,而且许多司机都死于深山中的浓浓瘴气。

杜强汇通桥

1941年12月,太平洋战争全面爆发,日军南下,仰光、曼德勒、腊戍和巴穆相继失守。后来,腾冲等中国300多公里的土地被日军占领。

华侨先锋运输大队伤亡惨重,奉命撤退。

当他们撤退到怒江准备穿过会同桥时,遇到了敌人的阻拦。汇通桥坐落在怒江上。在桥的北岸是中国军队,而在桥的南岸是日本军队。

“当我过桥时,情况特别混乱,公共和私人车辆以及难民都争先恐后地过桥。枪声、爆炸声和喊叫声都乱成一团。”

李开着吉普车载着大队长和勤务兵。“在桥上,52辆大汽车被困,全部被困在那里。吉普车很小,所以我一直在车与车之间穿梭。”李回忆说,当他经过汇通大桥时,他不敢停下来。他身后的子弹迫使他直接向山上开去。

当李安全抵达中国军队的防线时,他拿起望远镜看着华侨先锋运输大队第九中队的撤离。他的飞行员中只有两名遇难,无数的外国人跳进河里,造成许多人伤亡。

后来,华侨先锋运输大队被撤销,李·在滇缅公路检查站任指挥官,直至抗日战争结束。

抗日战争胜利后,李靠交通谋生。回忆往事,李对没有丝毫的感慨。抗日战争期间,他参军保卫国家。解放后,他来到新疆支持西部建设。

退休30年,李过着简朴的生活。他说:“有许多事情我能记得,也有许多事情我即使尽了最大努力也记不起,但我仍然有参加抗日战争的新鲜记忆。”

民族仇恨令人难忘!(记者马旭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